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企业廉洁合规监测评估平台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舆情

云南白药被曝腐败窝案

发布时间 : 2024-05-10 浏览量 : 3486
经济观察网5月8日报道称,云南白药原董事长王明辉、原首席运营官兼高级副总裁尹品耀等5位公司前高管,从2023年年初至2024年年初,因涉及同一事项先后被纪委监委部门带走调查。目前这5人的案件分在云南曲靖、西双版纳等数个地方办理。

对此,蓝鲸财经于5月9日致电云南白药进行求证,公司方面表示并不掌握相关情况。同日,蓝鲸财经也就相关事项致电了云南曲靖、西双版纳地区的纪检监察机关。工作人员均表示,并不清楚相关情况。如果未来有后续信息会在纪委监委官方网站进行披露。西双版纳纪检监察机关工作人员还表示,云南白药公司并不属于西双版纳州纪委监委的受理范围。

王明辉任职云南白药20多年,带领公司实现了两次飞跃,奠定了公司中药龙头的地位。但近年来,云南白药的增长逐渐乏力,亟待找到新的业绩增长点。


云南白药创制于1902年,属于中华老字号。1993年12月,云南白药作为云南省第一家上市公司成功登陆深交所。公司核心产品包括云南白药散剂、气雾剂、创可贴、牙膏等。

1999年,37岁的王明辉从昆药集团调入云南白药担任董事、总裁。2004年,王明辉转任公司董事长,此后持续担任公司董事长至2023年。

在任职董事长期间,王明辉推动的混改曾一度让云南白药的董事会陷入动荡。

2016年,云南白药开启混改,有“中国巴菲特”之称的陈发树选择入局,在付出253亿元后,新华都升任公司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为25.14%,与云南省国资委并列。

2019年,云南白药改选董事会,云南国资方背景的汪戎、纳鹏杰,新华都背景的陈发树、陈焱辉父子,公司第三大股东云南合和背景的李双友以及云南白药高管王明辉、杨昌红获任非独董。其中,王明辉当选公司董事长,陈发树当选联席董事长。

此后,陈发树开始推动云南白药“炒股”,2020年,公司先后投资腾讯控股、小米集团、恒瑞医药等股票,收益超22亿元。但随着行情变化,2021年及2022年,云南白药又累计亏损超25亿元。

且随着陈发树对云南白药的影响力增强,其与云南国资方面的矛盾日益激化。2020年7月开始,汪戎、纳鹏杰先后五次对董事会议案投出反对票。2021年8月,汪戎、纳鹏杰宣布辞职。

2022年10月,云南白药改选董事会,王明辉再度当选董事长,任期为3年。新任CEO董明当选董事。云南国资及云南合和背景的路红东、谢云及李泓燊获得提名。陈发树、陈焱辉虽然再度当选公司董事,但陈发树已不再就任联席董事长。

时隔不到半年,2023年3月,王明辉突然宣布因个人原因辞去在公司董事会及在下属公司的一切职务。同日,云南白药发布了独立董事对董事长离职原因的核查意见,公司独董戴扬、张永良、刘国恩、何勇也表示,经核查,王明辉披露的离职原因与实际情况一致。并表示对其辞职原因无异议。

在2023年5月云南白药的业绩会上,公司董秘钱映辉谈及新董事长人选时曾表示,新董事长需要经过两大股东(云南国资和新华都)的商议,目前还没有确定。他还表示,王明辉的离职是因为个人原因,他的年龄和身体都已经到了坚持不住的阶段。

与王明辉辞职同月,云南白药首席销售官、高级副总裁王锦同样因个人原因离职。王锦在云南白药任职超30年,曾被称作公司“销售一姐”。在王锦宣布辞职同一日,云南白药官宣前京东集团副总裁赵英明接任。

在王明辉、王锦离任后,公司管理层继续动荡,2024年2月,云南白药原首席运营官尹品耀、原首席人力资源官余娟同样宣布因个人原因辞职。

在离职前,尹品耀曾于2023年12月底出席了云南白药中药资源事业部工作部署会并进行了讲话,而余娟曾在2023年11月与云南保山中医专签订了人才培养战略合作协议。此后二人就再未出现在公开报道之中。

2024年2月24日,云南白药发布公告称,张文学当选公司新一任董事长。公告显示,张文学自2023年9月起开始担任公司党委委员、书记。此前,他曾任云南磷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云天化集团总经理、董事长等职位,在国企改革方面经验丰富。

对于曾经的云南白药而言,王明辉可谓是“灵魂人物”。

1999年王明辉加入云南白药时,公司的规模并不大,主要产品也以传统的云南白药胶囊、云南白药散剂等为主。年营收额仅为2.32亿元,归母净利润仅为0.30亿元。

在王明辉的带领下,公司的业务线开始扩容。2001年,公司推出云南白药创可贴产品。该产品一经推出,销量便快速增长。云南白药官方公众号曾刊文称,云南白药创可贴推出当年便实现营收3000万元,次年收入达到9600万元。至2007年,云南白药创可贴的销售收入升至近2亿元,仅次于强生旗下的明星产品邦迪。2023年,云南白药创可贴已占据了外用止血类(含药)创可贴零售市场份额的66.5%,市场排名第一。

除创可贴之外,王明辉还带领云南白药推出了牙膏产品。2004年,云南白药牙膏上市,首年便创造了8000万元的销售额。2023年,云南白药牙膏在国内市场中占据24.60%的份额,占比居于行业首位。虽然公司并未具体透露牙膏产品的利润水平,但云南白药以该产品为核心产品的子公司云南白药集团健康产品有限公司的净利润达20.22亿元,接近公司2023年整体利润的50%。

在创可贴、牙膏等爆款产品的持续推动下,云南白药的体量迅速增长。2023年,公司的营业收入已增至391.11亿元,归母净利润增至40.94亿元,均较1999年增长超百倍。不过,随着近年来国内牙膏市场规模逐渐触及天花板,公司整体业绩增长也陷入瓶颈。

在此背景下,云南白药新任CEO董明开始推动公司业务再一次转型升级。

2022年,董明提出公司将围绕“1+4+1”战略来转型与发展。其中,第一个“1”是指深耕中医药领域。“4”是指布局口腔、皮肤、骨伤以及女性关怀业务,开拓第二增长曲线。后一个“1”指数字化技术,即将AI等新技术引入到研发经营的各个环节之中。

与此同时,云南白药进一步加大对中药产品的研发力度,并开始布局创新药业务。

年报显示,2023年,云南白药重点研发治疗心脉瘀阻证相关症状的全三七片、用于温肾固本中药新药附杞固本膏,以及用于新冠肺炎恢复期风寒型感冒相关证候的香藿喷雾剂。

在创新药方面,2022年7月,云南白药与华为达成合作协议,双方将在人工智能药物研发领域展开合作,包括大小分子设计、相关病症、数据库开发等。同年9月,云南白药以2000万元的技术转让价款,同北大医院、北肿研究所等研究机构签署协议,获得了前列腺特异性膜抗原(PSMA)靶向核药的相关专利,正式进军核药研发。

目前看来,云南白药的营收仍主要靠传统产品支撑,新布局的产品多处于研发过程中。曾经依赖创可贴、牙膏实现两次业绩飞跃的云南白药,或许仍待新的爆款大单品推动公司实现“新生”。

来源:经济观察网、蓝鲸财经

主管单位: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主办单位:企业廉洁合规研究基地

学术支持:湘潭大学纪检监察研究院

技术支持:湖南红网新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