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企业廉洁合规监测评估平台

返回顶部

当前位置:首页 > 企业舆情

西南最大房企破产重整迎来进展,涉及债权人超5000家

发布时间 : 2024-04-11 浏览量 : 4432
最新公告披露,重庆协信远创实业公司(以下简称“协信远创”)的破产重整案中,有5115家债权人申报债权,申报金额合计接近929元,经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的债权达到近624亿元,该案或将引入重整服务信托作为债务解决方案。

曾是全国房企50强的协信远创,是本轮房企资金危机中最早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房企之一,其庞大的债务规模和案件复杂程度,使得该案件备受地产行业关注。

重整计划或有不确定性

从宣告破产重整至今,历时两年半,协信远创破产重整案终于有重整计划消息披露。

3月29日,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刊登了《重庆协信远创实业公司等三十家企业合并重整管理人公告》,对重整计划(草案)及其附件予以公示。

公告显示,截至2023年8月16日,共有5115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了债权,申报金额合计928.6亿元,经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的债权合计623.78亿元。此次合并重整,除协信远创外,其他29家企业均为协信远创的全资子公司。

根据公告披露,上海领域基业企业发展公司、国民信托、东龙集团三家投资方亮相,并各自提出投资方案。

上海领域基业企业发展公司成立于2021年,注册资本1亿元,是一家不动产特殊资产综合服务商,聚焦困境地产、违约债权的盘活和布局。根据披露,上海领域拟支付1.87亿元取得协信远创部分子公司的股权及车位等资产。

国民信托公司则成立于1987年,注册资本10亿元,第一大股东为富德生命人寿保险公司,在该重整案中,国民信托拟支付100万元取得多家子公司股权。

由郑州市郑东新区城市开发建设管理公司实控的河南东龙控股集团,则将以3.96亿元的价格取得协信远创持有的金融岛公司40%的股权。

在上述三个投资方案之外,剩余资产和负债将纳入协信远创重整服务信托,债权人有权按照信托合同约定获得信托利益分配,也有权通过转让信托受益权份额的方式实现退出。

截至基准日,协信远创等30家企业合并口径资产总额为242.9亿元;负债总额为470.08亿元,所有者权益为-227.18亿元。

公告披露,由管理人报请人民法院裁定的无异议债权总额为318.58亿元。其中:有财产担保债权94.37亿元,建设工程优先债权4.46亿元,税款债权5287.48万元,普通债权219.19亿元,劣后债权449.22万元。

不过,上述公告目前在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上已被撤下,记者通过全国企业破产重整案件信息网站沟通平台及企业公开电话两种方式向该重整案管理人“重庆海川企业清算有限公司”询问相关事宜,截至发稿均未获回应。

而根据该案2023年12月26日披露的公开信息,在第三次债权人会议中,《重整计划(草案)》出炉但未获债权人表决通过。其后,管理人根据相关法律法规,曾与未通过草案的表决组债权人进行协商,对重整计划草案相关附件进行了补充。

综合这些情况来看,上述重整计划能否全部实施尚有不确定性。

一位不良资产处置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重整草案拟定后,若一直未获得债权人表决通过,企业有进入破产清算程序的可能性。”

引入服务信托的利与弊

协信远创成立于1999年,注册资本高达26.67亿元,但走向破产重整的起因却是未能兑付3000多万元的债券。

根据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披露的信息,2021年7月6日,北京易禾水星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易禾水星公司”)以协信远创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但有重整价值为由,向重庆第五中级人民法院申请对协信远创进行破产重整。

易禾水星公司系易禾跨越债券私募证券投资基金管理人,分别于2016年、2018年认购了协信远创发行的“16协信03”“16协信05”“16协信06” 及“18协信01”债券。这些债券陆续到期后,协信远创未能兑付,截至2021年6月24日,未兑付金额总计为3252万余元。

在当时的听证中,易禾水星公司提交了协信远创公司重整价值及重整可行性分析报告,协信远创也同意进入破产重整,且认可易禾水星公司提交的重整价值及重整可行性分析报告。

基于协信远创当时提供的资产负债表,法院还认定协信远创公司虽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但该公司的账面资产大于负债,只是因“到期债务数额较大,公司财产流动性较差,依法应认定其明显缺乏清偿能力”,所以进入破产重整。

当时协信远创提供的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资产负债表显示,其资产总计为261.65亿元,负债总额为214.24亿元。

不过,最新披露数据表明,协信远创等30家企业合并口径负债总额已高达470.08亿元,经管理人初步审查确认的债权合计高达623.78亿元,而其总资产只有242.9亿元,已处于明显的资不抵债状态。

在目前披露的重整计划中,协信远创剩余资产和负债将被纳入协信远创重整服务信托,对债权人权益有何影响?

中国企业资本联盟副理事长柏文喜对记者表示,在破产重整案件中引入服务信托,是一种创新的债务解决方案,这种做法的核心在于利用信托的独立性和灵活性,将破产企业的剩余资产和负债纳入信托,通过专业的资产管理和运营,旨在实现资产的盘活和价值最大化,从而为债权人提供可能高于传统现金偿债方式的回报。服务信托通常会设立受益人大会等治理机构,使债权人能够参与到信托的管理和决策中,增加了债权人对信托运作的监督和控制。

“不过,这种模式也存在一些潜在的风险和问题。”柏文喜说道。他认为,信托收益的实现依赖于资产的盘活和运营效果,这存在一定的不确定性,如果资产运营不善,可能会导致信托收益低于预期,影响债权人的实际收益。此外,服务信托的管理和运营需要专业的团队和资源,会产生一定的成本,这些成本需要从信托资产中支出,可能会减少债权人的净收益。

协信远创的高光与没落

曾经是全国房企50强的协信远创,是本轮房企资金危机中最早进入破产重整程序的房企之一。

协信远创于重庆起家,其创始人吴旭在1994年离开国企,下海创办重庆协信实业总公司,2009年协信开始全国化扩张,涉足苏州、无锡、成都、三亚、北京、上海、大连、西安、贵阳、南通、常州等市场。早在2014年,协信销售额已突破百亿,进入房企50强榜单。

在重庆,协信一度与龙湖、金科齐名,并称“渝派三甲”。2015年,协信提出住宅、商业与产业地产三足共立的战略,希望未来能实现轻资产与重资产“双千亿”的目标,协信星光广场、启迪协信产城平台等商业、产业项目也在全国多城落地。

2017年和2020年,协信远创曾两度引入战投。

2017年,绿地控股集团通过股权转让及增资的方式投资入股重庆协信远创实业有限公司,后者获取资金约50亿元;2020年,协信危机已现,当年亏损近73亿元,此时又引入新加坡地产巨头丰隆集团旗下的城市发展集团(又称“新加坡CDL”),协信远创出让51.01%股权,新加坡CDL成为第一大股东。

新加坡CDL这笔股权投资最终“踩坑”,该公司后来披露的2020年业绩报告显示,将投资于协信的总共18.27亿新加坡元(折合人民币90亿元)一次性计提减值损失17.8亿新元(折合人民币89亿),这次计提导致新加坡CDL全年亏损93亿元。

“踩坑”协信的金融机构也不少。根据协信远创2022年1月第一次债权人会议《财产管理方案》披露,北京银行、九江银行、华宝信托、大连银行、平安银行等都在大债权人之列,此外还有各类私募基金,信托计划以及建筑、装饰、机电等企业。

一位金融行业资深业内人士对记者表示,在企业破产重整案中,一般来说债权的优先等级依序是税款、工资、有抵押债权、工程款、信用贷款,即便是银行的债权,也分为有抵押贷款和信用贷。

某大型房企境外债权人代表方告诉记者,破产重整是一个比较漫长的过程,是围绕债权人、投资人、股东的多方博弈,仅是债权申报、资产和资源梳理就要花上不少时间,平衡各方利益是重整计划实施的难点。

来源:第一财经资讯


主管单位:中国反腐败司法研究中心

主办单位:企业廉洁合规研究基地

学术支持:湘潭大学纪检监察研究院

技术支持:湖南红网新媒科技发展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