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网 > 为民投诉 > 正文

起底临澧县金穗宾馆关门两年之谜?经营者曝料称:被骗了!

编辑:曾彩云 来源:法制周刊
2018-11-03 22:35:12

2016年8月份以前,临澧的老饕们都知道:在县城朝阳西街与青年路交汇处有一家当时临澧最好的三星级宾馆——金穗宾馆。该宾馆一向生意兴隆,客房部天天爆满,餐饮部菜品讲究、食材新鲜、每天食客盈门!每当夜幕降临,楼面霓虹闪闪,门前车水马龙。而在同年8月某一天,宾馆突然一夜之间关门歇业,人去楼空,再无声息。时至今日,过往人们看到的景象却是房舍凋零,破败不堪,不禁令人心生疑虑,唏嘘不已!

近日,临澧县金穗宾馆的经营者唐建桂专程找到记者,希望借助媒体的力量维权。唐建桂向记者讲述了发生在临澧县金穗宾馆的那场变故。

唐建桂,土生土长的临澧人,1977年7月响应党的号召下放劳动,1978年12月应征入伍,1982年8月退伍后由组织安排到临澧县粮食局工作,以工代干先后担任县粮食局人事股副股长,局办公室副主任,其后被粮食局任命为金穗宾馆常务副总经理、总经理,也开始了他和“金穗宾馆”的故事:

临澧县金穗宾馆(以下简称宾馆)始建于1994年,至2003年一直由该县粮食局经营。1996年1月唐建桂担任总经理后,经营状况良好,一直盈利。为了顺应全国性的粮食系统改革浪潮,2004年县粮食局将5500多万贷款和债务打包,向法院申请宾馆破产,进行拍卖还债。为了不让“国有资产流失”,粮食局动员唐建桂与粮食局下属的粮食购销公司合股成立临澧县金穗宾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公司),参与宾馆的拍卖竞买。唐建桂为了宾馆能继续运行,解决宾馆已买断的职工再就业问题,听从领导的安排,同意粮食购销公司出资25.5万元持股51%,唐建桂出资24.5万元持股49%,共同成立公司,由唐建桂担任法定代表人、总经理,并于2004年3月9日在工商局注册登记。2004年4月6日,宾馆在整体拍卖中,该公司以1310万元的价格成功竞买。随后,临澧法院《民事裁定书》就公司竞买宾馆所有的房屋、机电设备及低值易耗品的合法性进行了确认。

由于公司资金不足,便立据向县粮食局借款1310万元竞买宾馆,公司及时记入了固定资产账目;借款时,未约定还款期限及借款利率(详见复印件)。

公司竞买宾馆成功后,2004年4月13日,县粮食局就马上委托拍卖公司将宾馆的经营权以租赁的形式进行拍卖,原宾馆副总经理黄平以每年上交租赁费172万元的价格竞买成功。由于竞买价格过高等种种原因,导致竞买者无法经营。县粮食局有关领导又回头做唐建桂的工作,要唐建桂接手租赁。唐建桂本着听从组织和领导的安排之心,答应接手租赁,但要求降低租赁费用,几经协商后与黄平与唐建桂于2004年5月31日签订《转让合同》,将宾馆的租赁经营权转让予唐建桂。

“组织安排”接手宾馆租赁经营后,经县粮食局同意,唐建桂多方举债,先后投入600多万元资金进行升级改造。宾馆运转及业绩良好,不仅按时上缴税费和租赁金,还养活了百余名下岗再就业职工。

2009年4月底,宾馆第一轮租赁经营到期,经县粮食局与公司双方财务认可的往来结算显示,县粮食局应找补唐建桂342.72万元。

2009年7月22日,在没有召开张丕庆、戴竟成、唐建桂、江萍丽参加的股东会情况下,时任粮食局局长戴竟成拿着事先打印好的股东会议纪要让唐建桂签字,要求唐建桂同意以宾馆的现有资产抵偿县粮食局全部往来款2096万元,此往来款的构成为:竞买宾馆的借款1310万元,借款利息786万元。一向“听话”的唐建桂,只得签下“城下之盟”,答应以宾馆抵债。至于县粮食局欠唐建桂的近350万元往来款,县粮食局却一毛不拔,要求继续租赁7年,以每年冲抵50万元租赁费的形式偿还,唐建桂只得硬着头皮答应继续租赁经营。

第二轮租赁经营后,县粮食局没有按照承诺落实相关事项:桑拿中心原合同到期,承包人违约,唐建桂代替粮食局提起诉讼,官司打了两年多,虽然胜诉,但直接损失30多万元;县粮食局承诺将宾馆裙楼的二楼腾出给宾馆扩大经营也没有兑现;茶楼外租到期后,应当由粮食局收回交由宾馆,但粮食局不仅没收回交付,反而提前收取茶楼承包人两年的租金,导致宾馆不仅没获得任何收益,而且茶楼承包人还拒付宾馆几十万元的中央空调使用费。唐建桂为了让宾馆正常运行,再度举债600多万元,投入升级改造和维持正常周转。

2016年7月底,宾馆第二轮租赁即将到期,县粮食局鄢孝林局长口头通知唐建桂,称:“老唐,你的事,局里自然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复。”8月2日,县城投公司章兴桂经理受县政府朱荣华副县长和县财政局局长黄兴春的委托通知唐建桂到其办公室谈话,章经理说:“找你来谈谈金穗宾馆的事,即使你我沾亲带故,但领导要我找你谈!”,“8月10号前,县财政局、审计局和粮食局将组成联合调查组到宾馆,对经营资产情况进行核实,再确定补偿方案”。此后,由于上述领导职务变动,宾馆的事就无人过问了,2016年8月31日,消防部门以消防不合格勒令停业整顿,随即被停电停水,宾馆只得关门歇业。为了摆脱困境,唐建桂多次文字上书临澧县委、县政府及粮食局的领导,请求尽快帮助解决遗留问题,让宾馆早日开业,给一百多再就业职工保住饭碗,可惜都如石沉大海,毫无音信!

2017年9月,县城投公司一纸诉状将唐建桂告上法庭,要求收回宾馆资产,赔偿关门一年多的租赁金及损失。唐建桂在县企改办收集证据应诉时,无意之中找到2009年6月8日时任临澧县副县长黄旭峰在县委常委(扩大)会议上的汇报材料《关于金穗宾馆有关问题的情况汇报及建议》,发现唐建桂在2009年3月底第一轮租赁即将到期时,“金穗宾馆有限责任公司负债为1774万元,资产评估经咨询县国土局和房产局评估部门,初步测算…合计资产评估价值为2960.58万元…唐建桂按49%股权分享净收益为475.83万元,加上公司负债中欠唐95.2万元,合计唐建桂可从公司清算中收益571.03万元”。

看到此材料,唐建桂如梦方醒。在县政府、县粮食局明知的情况下,使用压制和欺骗手段,编造并逼迫他签下既不真实又合法且不平等的《股东会议纪要》,自己五年的努力,应该享有的570多万元的利益,被活生生地剥夺与侵占。

唐建桂认为:从宾馆破产开始,自己就如一只“提线木偶”,在县粮食局领导们的“操纵”之下,一直在前台“表演”。租赁宾馆经营12年,个人组织投入改造资金1000多万元,上交县粮食局上千万元,上缴税收600多万元,发放工资近2000万元,解决了100多下岗职工再就业的问题;现在身背700余万元的债务,整天生活在他人讨债的惶恐之中。对于县粮食局的这种“欺骗蒙哄”“卸磨杀驴”行为,唐建桂十分愤慨,不得不走上维权之路,但几经上访,无人理睬,万般无奈之际,只得一方面通过法律途径维权,同时恳求媒体帮助呼吁,寻求社会关注。

记者接到唐建桂的维权请求后,于10月19日就此事专门联系了临澧县常务副县长和负责处置该纠纷的临澧县商务粮食局陈副局长,就有关事实进行质疑,以期进一步核实情况;截至11月2日记者发稿时止,均未得到正面回复。

记者就此专程向著名法律维权学者、中国政法大学博士、北京京华重大疑难案件研究咨询专家委员会执行主任兼秘书长黄开堂和湘潭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知名律师陈平凡进行了咨询。

黄开堂博士认为:根据唐建桂提供的材料,临澧县金穗宾馆有限责任公司向临澧县粮食局借款1310万元竞买临澧县金穗宾馆的资产后,临澧县金穗宾馆有限责任公司作为企业法人与临澧县粮食局只存在债务关系,独自享有金穗宾馆资产的一切处置权和经营权,临澧县粮食局无权擅自决定将金穗宾馆对外发租,更无权收取租赁金!

陈平凡律师认为:临澧县金穗宾馆有限责任公司以宾馆全部资产抵偿县粮食局债务的处置过程中,若县粮食局故意隐瞒资产的真实价值,虚增债务,实施以资抵债之行为,其真实性与合法性有待商榷!

对于唐建桂维权进展情况,记者将继续跟踪报道。 (记者 刘玺东)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