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网 > 为民投诉 > 正文

甘肃张掖517公里外的皋兰“削山造地”事件再次无人问津

编辑:曾彩云 来源:红网
2018-06-21 11:30:41

“黄沙莽莽,荒芜无边。昂首看天,天空没有一丝云烟。”——这就是甘肃皋兰万亩山岭、草原、植被、良田被毁灭后的场景。

新京报,曾用短短几行字描述了甘肃皋兰“削山造地”项目对自然环境的影响。被《中国房地产报》曝光后,国道109线(皋兰县改线段)被讨薪工人阻断4年未能通车事件得到了甘肃省及兰州市主要领导的关注,也给当地政府及浙云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带来了不小的恐慌,决心一定解决所欠工程款及工人工资问题。然而在被曝光的短短两个月后“削山造地”事件的两大合同主体的态度却再次发生了反转,曾一度因“削山造地”事件被关注的多家施工队及上千名工人,又被合同的相关方推到了绝望的边缘(一位张掖杨姓老板也是受害者之一)。

2018年4月13日被曝光后第二天,皋兰西环路现场重现一片忙碌的景象,皋兰县政府举“全县之力”,在“短短数日”内,“耗费巨资”启动了西环路土地平整项目的造林、种草工程,这个未被列入2017年甘肃皋兰政府工作报告的重点工程横空出世,而这一切只源于2018年4月11日的一篇关于皋兰“削山造地”的报道,这种为应付上级检查而耗费巨资的面子工程无疑给仍在脱贫路上挣扎的皋兰县政府造成了不小的压力。被“撂荒烂尾”五年之久的西环路项目又回到了人们的视线,和五年前的移山、毁田、破坏林地形成了鲜明的对比。2013年12月至今,五年前后,同一届政府领导,截然相反的行为方式让参与项目的所有人感到匪夷所思。

2013年7月2日,皋兰县政府(甲方)与甘肃浙云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乙方)签约了一份《西环路土地开发整理项目协议书》。值得注意的是,甘肃浙云海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浙云海公司”),注册登记时间为2013年7月9日;注册资金5000万元;经营范围为市政投资,园林绿化,土地开发,水电开发,工程机械设备、机械配件、建筑材料(不含木材)销售(依法须经批准的项目,经相关部门批准后方可开展经营活动)。就是说,浙云海公司登记注册时间是2013年7月9日,而双方签订的开发协议书时间是2013年7月2日。显然,浙云海公司在完成注册登记的7天前,皋兰县政府就已经与浙云海公司签订协议。

另外,浙云海公司自工商注册登记之日到目前为止,也没有取得土地整理开发资质,不具备土地开发整理开发资格。更要命是该项目除了有一份“内部”开发协议书以外,自始至终没有整体立项、规划、土地、建设、环评审批等手续,就连破坏大量的林地、草原等上纲上线的问题也是被相关部门法外开恩。就是这样一个有先天缺陷的项目签订给了资质不全、资金不足的企业。顺利拿到项目后浙云海公司隐瞒部分事实真相,从全国各地招来十多家施工队伍垫资施工,工程完工后因浙云海公司不能履行合同约定,欠下了几个亿的工程款及工人工资,导致西环路也就是皋兰县段G109国道改建项目完工四年无法通车,而通车的口号却被皋兰县政府写进了2013-2017每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当中。

在诱使施工队大量垫资完成一期土地平整后,本以为蛋糕已经放到嘴边的浙云海公司,不知黄雀在后,曾经的“地企双赢”却因利益分配最终产生分歧,技高一筹的甲方一边踢球一边当裁判让浙云海公司始料未及,五年时间浙云海公司未能如愿通过出让国有土地获利。

虽然浙云海公司与政府产生了巨大的分歧,却能在共同应付施工队和工人讨薪问题上达成共识,先用“红头文件”暂时稳住各施工队及上千名工人,2018年皋兰县政府根据1月24日县政府分管领导组织召开西环路土地开发整理工程评估清算工作推进会议,形成《皋兰县人民政府办公室文件皋政办发〔2018〕6号》,文件内容显示清算小组成员名单及相应的职责分工,在附件清算任务分解表中明确规定各项工作的完成时限,3月15日完成土地、道路工程清算,4月10日完成审计程序,县政府分管领导也煞有其事的在会议上对施工队保证会在规定时间解决所有问题。就这样一份即可以应付上级检查又可以拖住施工队的“空头文件”出炉。在苦等数月后施工队发现清算工作根本没有如期进行,而且浙云海公司及政府拒绝施工队代表查阅清算资料,拒绝施工队代表提出任何诉求,施工队在得知被戏弄后,不得已向媒体投诉,各大媒体纷纷在4月11日声讨皋兰县政府及浙云海公司。

2018年2月14日,浙云海公司与皋兰县政府签订了《西环路土地开发整理项目清算预付资金》协议,并成功获得1000万借款,协议第二条明确约定款项必须全部支付拖欠施工费用。而政府支付资金后即无人监管浙云海公司资金的分配,也无人在意施工人员拿不到钱时表达的愤怒,摆出一副“我有清算协议在手你告到天边也没用”。协议第四条浙云海“承诺全面负责处理各施工队、务工人员的讨要工程款,务工人员工资事宜”。而皋兰县人社局劳动保障监察大队会同县信访局于2018年6月1日在媒体发布澄清并非农民工欠薪问题。皋兰县政府无视上千名务工人员的权利与诉求,如此欺上瞒下,公信力何在?浙云海公司不但不积极解决欠款欠薪问题,而是到处托关系要摆平新闻媒体,并多次找人殴打讨薪工人,而且扬言要弄死爆料人。请问是谁助长了这股歪风邪气?又是谁充当了这些黑心企业的“保护伞”?

4月17日省领导唐仁健提出,要抓问题整改,按照“有什么问题就解决什么问题,什么问题突出就重点解决什么问题”的要求,拓宽渠道、瞪大眼睛,切实把问题找细、找准、找到位,深入剖析引发问题的根源,制定出有针对性的整改措施,建立问题清单,实行挂牌销号,做到上级关注的问题不放过、媒体曝光的案例不放过、企业和群众不满意的地方不放过。~试问皋兰县政府领导如何学习并贯彻落实领导的讲话精神?时至今日,土地无序开发谁来问责?浙云海公司无视法律法规谁来监管?减少工程欠款欠薪如何落实?(刘景元/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