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网 > 为民投诉 > 正文

他借出2000多万 却卖掉3套房子花费210万打官司讨债

编辑:曾彩云 来源:华声在线
2018-05-22 09:40:10

3年3场诉讼令彭德荣满身疲惫。

5月18日,天气晴朗,但彭德荣的脸却格外阴沉。为了讨回2000多万元借款,3年来,历经3场诉讼,他卖掉2套房产花费210万元打官司,至今没能如愿。

那么,这起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民间借贷,为何让彭德荣的讨债之路走得如此艰难?

高息吸资

现年62岁的彭德荣是武警某部退休干部,经朋友引荐,他回到家乡做投资生意。2010年,亲属和18位战友听说彭德荣赚了不少钱,纷纷筹款委托他管理投资资金。当时,他的账户猛增1100万元,其中他自己只有150万元。

2011年8月,彭德荣与永州某公司分道扬镳。该公司按合同退还彭德荣本金和利息共1500万元。在短短的一年时间里,他为亲属、战友和自己赚了400万元。

同年,永州利群置业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利群公司)法人代表兼总经理漆小群找到彭德荣,许以月息4分,希望彭投资自己的公司。彭德荣与战友们经过考察,同年9月9日,以彭德荣的名义与利群公司签订了《借款合同》:月息3.5分,利息每月返还,本金每年一退。彭德荣试探性的借出250万给利群公司,利群公司如约按月返还了利息。

2012年3月,漆小群以利息过高为由与彭德荣重新签订了《借款合同》:月息3分,利息每月返还,本金每年一退。基于第一次合作的信任,截至2014年5月15日,彭德荣共计借款给利群公司2595万元。

彭德荣与漆小群的往来通讯证实,其巨额借款均被利群公司用于旗下湘府湘城房地产项目开发。

幕后布局

利群公司位于东安县,由漆小群一手创办,在当地涵盖房地产开发、餐饮、酒店、沙场、典当行等。漆小群担任总经理,另一股东是漆小群的妹妹。其妹夫蒋齐心在东安极具影响,因涉嫌黑社会性质组织案,于2002年4月29日由祁阳县人民法院一审判处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3年。

2011年12月29日,漆小群在工商局变更法人登记:其妻龙燕为利群公司法人代表;同一时间,漆小群与妻子龙燕签订了《股份转让协议》:漆小群将公司62.5%的股份转让给龙燕;2013年4月8日,漆小群与龙燕离婚,并签订离婚协议:漆小群将全部财产让给妻子和孩子;2016年3月3日,龙燕将公司法人代表更换给蒋齐心的儿子蒋家聪。

表面看,这是漆小群的家事。其实,在规避公司承担还债的法律风险上,他似乎做了布局。后来的事实证明,这一“家事”安排给彭德荣的诉讼之路带来诸多坎坷。

伴随着这些家事之后,利群公司从2014年1月份开始,不再根据《借款合同》按月支付彭德荣利息了。彭德荣每到利群公司争执一次,漆小群就支付一点利息,直到后来完全终止付息。

法庭追债

2015年8月31日,彭德荣向东安县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利群公司偿还原告借款本金24698000元及利息740940元(按合同约定的月息3%计算)。同时,彭德荣向中国平安保险公司投保2700万元对利群公司的财产保全。经保险公司的合规部门审核:彭的诉讼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接受了彭的保单。

但东安县人民法院迟迟不实施财产保全。直到东安县政法委和省委第七巡视组等多部门批示后,法院才对湘府湘城负一楼的架空层、负二楼的地下车库实施财产保全。彭德荣提出抗议,根据法律规定,地下车库属于公共设施,是不能查封的。法院给出的理由是:利群公司给地下车库办了房产证,可以查封。

2016年1月18日,东安县人民法院开庭。双方辩论的焦点是:漆小群的借款是个人行为还是公司行为、借款利息的计算。原告称,漆小群在《借款合同》、《还款协议》及借款收据上加盖了公章,应属公司借款行为。被告漆小群承认借款事实,但否认是公司行为,愿意归还原告本金。被告利群公司辩称,漆小群自2011年12月29日不再是公司法人代表,其加盖公司公章属个人行为,利群公司既不是借款人,也不是担保人,漆小群的借款没有用于公司的经营活动,利群公司不承担责任。

2016年6月23日,东安县人民法院下达一审判决:漆小群归还原告彭德荣借款本金7704537元,利息710226元;驳回原告对利群公司的诉讼请求。

身心疲惫

彭德荣上诉,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将本案发回东安县人民法院重审。

2017年4月29日,大信会计事务所长沙分所受东安县人民法院委托,对彭德荣借款纠纷案涉及的本息出具司法鉴定书:截止2017年3月31日,漆小群尚欠彭德荣本金15953669.66元,欠利息7495459.61元(注: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第二十六规定,分别按起诉前已还款的利息年利率36%和起诉后未还款的利息年利率24%计算),本息合计23449129.27元。

重审开庭,双方辩论的焦点除了与一审相同外,另增加了漆小群的妻子龙燕是否承担连带清偿责任。2017年7月11日,东安县人民法院下达判决:被告漆小群仍下欠被告彭德荣本金8594019.18元,利息3640870.59元(按计算),本息合计12234889.77元,由漆小群还清,驳回原告彭德荣对被告利群公司和被告龙燕的诉讼请求。

彭德荣不服,继续上诉。2017年10月23日,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后下达判决:维持二审漆小群欠彭德荣的本息,追加龙燕承担离婚前丈夫的借债,驳回彭德荣对利群公司的诉讼请求。

3年3场诉讼,彭德荣卖掉两套住房花费210万打追债官司,亲戚和战友不断催他要钱,他身心疲惫。

2018年4月下旬,彭德荣上诉至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目前,该案已被受理。

触目惊心

漆小群共有13张银行卡,仅其中一张建设银行卡从2011年2月15日至2015年6月14日的流水账显示:向社会人员借款67人次,涉及资金1亿多元。

永州市民朱建荣借给漆小群1千多万元,法院一、二审判决漆小群个人承担债务。朱建荣无钱上诉,只得放弃。但直到判决生效一年多了,朱建荣仍没拿到钱。

朱建荣的这张建设银行卡流水账显示,当地不少干部的亲属给他投钱。知情人向记者反映,一些干部的亲属在利群公司上班。

相关证据显示,虽然漆小群从2011年12月起不再担任利群公司的法人代表,但他一直在以利群公司总经理的名义从事经营活动,签订业务合同,经营资金与利群公司来往密切。

未来有多少人一辈子的积蓄将血本无归,除了漆小群,谁也不知道。截止报道刊发时,记者拨打漆小群的手机,其不接;发短信亮明身份,其不回应。

律师说法

上海市海华永泰(长沙)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刘一宏指出,本案当中涉及到三个争议焦点:一是利群公司是否应当承担还款责任,二是借款本息的计算认定问题,三是本案债务是否属于夫妻共同债务。

第一个争议问题按照原审认定可以看出,彭德荣与漆小群最后对账的借款合同上均加盖了利群公司印章,在民商事活动中,加盖公章属于公司行为的主要证明,具有证明行为人主体、确认民事法律行为等效力,且漆小群也一直是以公司负责人的身份对外参与经营活动及行使职权,依照相关法律规定利群公司应当与漆小群共同承担还款责任;二是借款本息经过东安县法院委托大信会计师事务所对涉案本息的司法鉴定书结论明确,按借款合同约定月息为3分,被申请人起诉时对已偿还部分的利息是按照月息3分计算的,对未偿还部分按照年利率24%计算,截止2017年3月31日止,尚欠本金15,953,669.66元,欠利息7,495,459.61元,本息合计23,449,129.27元,故借款本息的计算应当依照鉴定书的结论来确认。东安法院却未推翻了自己委托的鉴定结论,在没有重新指定新的鉴定机构情况下,直接认定该鉴定书涉及到息转本以及擅自决定利息的计算方式为由,对该鉴定书不予采信,对全部借款都按照月息2分计算,依据相关司法解释,起诉之后的借款年利率24%以内部分受法律保护,年利率24%至36%部分,已经履行的不得请求返还,属于自然债务。关于第三个焦点龙燕是否承担夫妻共同债务,二审法院已经查明,龙燕应与漆小群共同承担还款责任。

民间借贷诉讼攀升折射社会信任危机

据最高人民法院统计:自2015年开始,全国法院一审受理民间借贷案件数量位居所有案件数量首位,共计140万件。至后,民间借贷诉讼逐年攀升。

“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如果钱还了,谁还会去打官司呢?”上海市海华永泰(长沙)律师事务所资深律师刘一宏指出,民间借贷诉讼逐年攀升,折射出社会诚信危机。民间借贷违法违规现象时有发生,很多借款人诚信缺失恶意逃避债务,而出借人也缺乏风险防范意识和法律保护意识,不签订正式借款合同、公司借款打个人借条,借条权利义务约定不明等等情况时有发生,导致发生纠纷时维权困难,审判执行难度大,最后导致民间借贷演变为各种刑事犯罪。

记者 黄海文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