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民网 > 党风廉政 > 正文

【家风·传承】(三十)黄克诚:要靠自己,没有“后门”可走

编辑:汪绍华 来源:三湘风纪网
2017-12-20 10:07:01

黄克诚

黄克诚,1902年10月1日出身于湖南省永兴县。1925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参加过北伐战争、红军长征、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1955年被授予大将军衔,获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第一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第五届全国人大代表,第五届全国政协常务委员,第一、第二届国防委员会委员,第七届中央候补委员,第八届中央委员,1978年在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上被增选为中央委员,中央纪律检查委员会常务书记。

黄克诚在办公室办公

“不准动用公家的汽车,不准找工作人员帮自己办事,不准靠我的什么‘关系、后门’。”这是黄克诚大将的三不家规。话虽普通,但体现的是一位伟大的无产阶级革命家的高尚情操。

不准公车私用

黄老常对家人说:“小车是国家配给我办公用的,不能私用。”他并不是说一说就了事,而是作为一条“家规”,要求全家每个成员严格自觉遵守。

这条“家规”说起来容易,真正做到却很难。因为常常遇到一些事情,看起来似乎可以“例外”——儿子黄晴要结婚了,一家老少包括工作人员都沉浸在欢乐幸福的气氛中。但是,仔细看看这种气氛中似乎又少了点什么:没有大摆酒席的准备,没有高级贵重的家具,没有花花绿绿的布置。不知是哪个工作人员想到了新娘进门的事情,便悄悄地向黄老“请示”:“能不能用小车把她接来?”黄老没有答应。他说:“年轻轻的,坐公共汽车、骑自行车都可以来嘛。”有一个工作人员告诉他,现在结婚都兴用小车接新娘,而且是一长溜小车,一般人家都这么办。黄老最终还是没有答应。后来,黄晴是骑上自行车去接新娘的。

黄老非常喜欢他的孙子黄健,在黄老面前小黄健可算个“特殊人物”了,可是,就算是这个掌上明珠,从他上学开始,到黄老离他而去,从来没有一次坐过他爷爷的车上学,全是自己挤公共汽车上学。有一天清晨,倾盆大雨下得满街成河,小黄健因感冒起床晚了些,司机王秀全提出用车送一下。黄克诚夫人唐棣华连忙制止,并对司机说:“不能让后代人破了我们的家规。”小黄健听了奶奶的话,只好带病步行到学校。这样的“家规”虽然近乎苛刻,但却给子女留下了克勤克俭、艰苦奋斗、自强自立、拼搏进取的严格家风,留下了严于律己、廉洁奉公、不搞特权、不谋私利的优良传统,为人民所称颂,为后世所景仰。

黄克诚写给家乡人民的亲笔信

不准找工作人员帮自己办事

黄克诚经常教育亲戚们:不要打他的牌子、旗子,不准利用他的关系开后门、走关系,要靠自己奋斗成才。

1978年,黄克诚侄子黄开衡向二叔提出想从岳阳麻袋厂调到长沙工作。黄克诚没有答应,他还说了3条理由:“一、我是中央纪委书记,我不能办自己的私事;二、调湖南,我没有熟人;三、我没有时间管这个事。”同时告诫黄开衡,“作为我黄克诚的亲属,不准找身边的工作人员为自己办事”。

在吃、穿、住等方面,黄克诚向来标准很低。他外出视察、调研,从来都是轻车简从,只带一两名工作人员,不允许下面高标准接待,并嘱咐随行人员按规定交纳食宿费。对亲戚朋友的礼品礼金,他都一概拒绝。

1979年国庆前夕,黄克诚的堂弟黄时申从老家动身去北京看望黄克诚。临走时,乡里领导委托黄时申给黄克诚带去30斤茶油,算是乡亲们的一点心意。黄时申到了北京,把礼物带到黄克诚家里,黄克诚对堂弟捎带礼物给予严肃批评,语重心长地说:“请客送礼不利于恢复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正人先正己嘛!”他叫堂弟将礼物带回。黄时申感到很为难,离开黄克诚家时借故把茶油留下了。黄克诚事后得知茶油留下了,立即要家人按市价把款汇给了油麻乡领导,并亲笔写了一封信,希望家乡的党员、干部带头执行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不再搞请客送礼的事。

黄克诚1950年与家人在长沙合影

不走“关系、后门”

黄克诚对子女要求极严。他经常说:“你们要靠自己努力奋斗成才,不要靠我的什么关系、后门,我黄克诚这里是没有后门可走的。”多年来,子女们都自觉遵守这条家规。黄克诚的四个儿女,都没有享受到父亲的“照顾”,没有走过他的“关系、后门”,都是靠自己的奋斗成才。

黄老不准走“后门”成为家规之后,就连他后期病重住院期间,都和普通的群众一样,他和家人没有给医务人员找过麻烦,还常会轻轻对医护人员说“谢谢”、“麻烦你了”,让医护人员很是感动。

1986年12月28日,黄克诚同志因病在北京解放军总医院逝世。当秘书为黄克诚追悼会的规格征求唐棣华意见时,她无言地取过黄克诚生平介绍草稿,将仅有的几处较高评价的词语删去,平静地说:“他一生没有给自己争过什么,我们还是尊重他吧。”追悼会上,中共中央的悼词中称:“黄克诚同志堪称共产党人的楷模。”(永兴县纪委)


分享到: